老人与狗
作者:范浩之    来源:北方公司   浏览次数:87   发布时间:2019-04-02
分享到:

那年,我在福建闽侯工作,住在闽江上,负责闽江大桥建设工作。闽江宽阔水流湍急,需要渡船过江,江上有条项目租的小铁船,船上的水手是个经验老道的渔夫,渔夫是个衣着破烂不堪浑身散发臭气的糟老头,老头个子不高,大方脸,小时候像出过麻疹,留下一脸高低不平的小坑,就像月球上没有大气保护的表面,被陨石撞得坑坑洼洼的,加上满脸的皱纹,两鬓斑白的头发,一起向人们展示着他久经岁月洗礼的年轮,他操着一口浓重的威海口音,说话很难听懂,所以见到陌生人,他就咧咧嘴,傻呵呵的笑着,算是打招呼的一种方式吧。沿江两岸是成片的茉莉花,微风徐来,空气中弥漫着竟是花香,清新,淡雅,极像北方的槐花。。。。。

一天,我坐他的船去检查套箱模板,他冲我一个劲的笑,呵呵….呵呵呵呵……我顿时毛骨悚然,他笑得天真无邪,在他这个年龄段除了事故圆滑,怎么会有天真可言,就这个岁数应该早过了天真的年龄段了吧,这是要干啥?是图财害命还是恶作剧?我看着疾驰的小船划到江心,来势汹涌的江水,打着滚,撞在船头上泛起层层浪花,我可是个地地道道的汗鸭子,滚落江里的后果可想而知,下了饺子,没地捞啊,我赶紧也冲他笑笑,由于受不了他身上的散发着馊臭的味道,习惯性的后退了几步,没稳住,打了个趔趄,他立马冲向我,一把拉住,蹲下,好险,差点就要命丧黄泉了……他继续开船,又是傻呵呵的笑着,多亏他的搭救,我便不好意思的冲着他笑笑,算作感谢吧,这时候船上就剩下两个傻子在莫名其妙的笑。我对他有了好感,慢慢的熟悉起来,不过我还是离他老远,因为我实在受不了他身上的馊臭味,估计有些时间没有洗澡了,破旧的衣服上沾满了污渍,在太阳底下有些晃眼,当他离开的时候,我就去附近的茉莉花地里,采上一些放在鼻子上,大口的吸气,尽情的享受这大自然的馈赠,改善一下我受到虐待的鼻腔,改良一下受到污染的空气。

董老头身子臭,说话难懂,没有几个人愿意和他做朋友,因此工作之余,他就躺在沙滩上晒晒太阳,挠挠头发,捉捉虱子,自娱自乐,逗得自己哈哈大笑,无聊的人总能给自己找到乐子,他笑,你看他的样子更可笑,他就是个天生的笑料,别人逗他,他笑,拿他开涮,他笑,别人骂他,他也笑,仿佛在他脸上,你看不到人间疾苦,烦恼忧愁,他的脸属于四季开花的长春,坑坑里有着永远透不完的乐趣。

一天,我走在路上,他正在逗一只流浪狗,平日里,母狗恶狠狠的,毛发耸立,见人就“旺旺旺”咬几口,现在正跟他玩的火热,老头一会揪着狗尾巴,弄得狗狗撒着娇似的旺旺叫,一会又骑在身下,狗狗温顺的对他敢怒不敢言,最后趴在他身边,摇着尾巴跟他一起晒太阳……

日子踏着昨天的脚印匆匆的离去,岁月推着年轮的列车,滚滚向前,然而生活却并一帆风顺,风平浪静,就像月的盈缺,江水的潮起潮落。一天,突然董老头跟大厨吵了起来,一个四川达州的胖呼呼的做饭师傅,一个山东威海的开船渔夫,各用各的方言,吵的不可开交,恐怕谁都听不明白彼此骂人的话,不知因果是非,可谁都不在乎,一个劲的唾沫横飞,面红如炭,卯足了后劲,谁都没有善罢甘休的打算,看来这是场持久的口水战,围观的人很多,他们吵的更带劲了,一个像愤怒的小鸟,一个劲的进攻,一个像个泄了气的猪头,退缩防守,看热闹的人被这场面逗乐了。后来我才知道事情的起因,大厨怀疑老董的流浪狗偷吃了厨房的食物,用套子捉住了,准备给大家做份狗肉大餐,的确流浪狗最近胖了许多,尤其那略微鼓起的肚皮,或许真的是嘴馋偷吃了厨房的东西,也可能是老董的善意款待,给狗狗增加加了营养。总而言之,如果炖了,每个人都能分到一杯肉羹。这时我才注意那条平日里凶巴巴的流浪狗,泪水打湿了眼角,就像个犯错的孩子,泪眼汪汪,楚楚可人,可怜巴巴的等着家长的饶恕。可是区别在于:孩子可能会打打屁股,它却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。我分明看到大厨锋利的尖刀,对准了狗的脖颈,绝望的狗狗发出一丝哀嚎,踢蹬着铁链,铮铮作响,董老头成了它唯一救命稻草。可这个糟老头子有何能奈呢?他没有家庭,没有尊严,没有地位,没有职务,甚至一无所有,能相伴的也就是跟他一起晒太阳的流浪狗,如今却要生死离别,好感人的一段人狗情未了。突然人群中不知道谁大吼一声,“这狗狗有崽了,不能吃……”。总算有人声援董老头,胜利的天平向老董那边倾斜,看来救命的稻草关键时候还是发挥了作用,人群纷纷议论,谁都是爹妈养的,生命在此刻得到了最公平的对待,母爱得到了应有的尊重。好吧,伟大的母爱感染了好多人,一致声讨大厨毫无人性,狗狗终于得救了,它应该感激老董头,是他据理力争,应该感谢大家,因为人性没有泯灭,母爱永远值得歌颂,她还应该感谢它肚子里未出生的宝宝,是狗宝宝救了狗娘一命,董老头心里悬浮的石头终于实现了软着陆,又可以跟他的狗狗无忧无虑的晒太阳了……

日子一天天过去了,转眼就要过中秋了,茉莉花依然盛开着,空气里弥漫着花香。中秋佳节,刚好是我的夜班,闽江上看不到船,江水静静的流淌着,如墨似的江面反射着皎洁的月光,月亮真的像掉在了水中央,空中划过月的云彩,薄如纱,江里升起水的雾气,浓如乳,夜是这么的静,我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和湍流的江水声,这么美的夜色,只有桥上的我——一个守夜人,静静的欣赏,这山川,江水,明月。午夜时分,我在钢便桥上徘徊,突然间,一条数十米长的水蛇,顺着主航道游来,绕着钢立柱,上下翻腾着,凶狠的张着血盆大口,像要腾空飞跃,冲向猎物,我两股颤栗,冷汗透背,突然水蛇打着弯消失在茫茫江水里,惊魂未定的我撒开腿,一溜烟的逃跑了,可惜,我没有摄像机记录下于水怪的亲密接触,此时此刻有谁愿意去欣赏它呢?我很庆幸蛇口脱险。

过了三更,我经过那片茉莉花地,老董正坐在石头上抽着旱烟,身边依偎着他的狗狗,我向他讲述我的恐怖经历,他不以为然的呵呵的笑了,渐渐平静下来的我和老头聊起了家常。“你有家吗?你在想谁?”,老董一如往常傻呵呵的说“以前也有,只是……”,他不愿说起那陈年往事,

也许他也有个善良的妻子,美满的家庭,只是有个爱喝酒的毛病,就在妻子临产的时候,他醉了……后来是医院的病危通知?难产,大人孩子全没了……以后他整日与酒为友,再后来就这样了……我将信将疑,因为老董不说,我无从考证。

天明以后,我央求老董乘船带我去怪物出没的地点一看究竟,我的天,原来是挂在平台边上的横幅被风吹到了江里,潮汐的影响,午夜时分又倒流了回来,缠到了钢立柱上,幸好昨晚的恐怖经历竟是虚惊一场,飘在水里的20来米长的横幅,把我吓得落荒而逃,我俩又不约而同的呵呵..傻笑了。

终于到了狗狗分娩的日子,老董很高兴,下了四只小狗崽,胖胖的很可爱,可是分娩后的狗娘身子消瘦,干瘪的乳头是养不活四只狗崽子的,有人趁老董上班,和狗娘不在,偷偷的给丢弃了两只……生命就是这样的脆弱,当缺乏了物质保障和人为关怀,生命脆弱的不堪一击,就像午夜的昙花,直到生命消亡的那一刻,小狗崽子也没有睁开眼睛,看看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,视人的生命如草菅,更何况它们只是个畜生呢,烟消云散后,也许腐朽以后只是闽江里的一粒沉沙,或者是大地漂浮着的尘埃,生命的起点不同,终点却出奇的一样。如果自然选择的结果导致优胜劣汰,上帝的选择决定生死存亡,那么我们人类又为什么要干涉动物的生死呢?我不敢想象那两个无知的畜生在没有母爱的关怀下,在嗷嗷待哺中死去,最后只剩下黄土堆上干枯的尸体任雨打风吹去,存留在黄沙中长出的荒草,又有谁知道生命在这里繁衍生息……

老董变得更加沉默寡言,只是更多的逗小狗崽,有时怕小家伙走丢,他用自个做的小编织袋带在身边,由于得罪了大厨刘,他只能吃到最差最少的饭菜,他毫无怨言,只是每个月都买箱牛奶,算作补补他从饭菜中吸收不到的营养,抠门的董老头对自己也如此大方,人嘛!还是得自个心疼自己,可是他的身体却毫无改善的迹象,倒是狗狗壮实了许多。心地善良的老杨头看不下去了,只是小声的嘀咕了几句,就享受到了大厨二等饭菜的待遇,大多数人敢怒不敢言,选择了沉默,但是事情并没有因为沉默而不再发生,大厨刘对老董头和狗娘事件怀恨在心,一个人一旦种下邪恶的种子,便会在他的心里迅速蔓延,就像扩散的癌变细胞,已经无药可救了,他可以置若罔闻,熟视无睹,肆无忌惮的横扫一切牛鬼蛇神,伺机寻找报复的机会,可机会偏偏来的这么巧,这么着急,好色的大厨刘在对岸有个相好的,晚饭后,本来下班的老董已经休息了,可是性情大发的老刘执意要老董送他们见面,甜密的时刻让人留恋忘返,进而忘记了回家的时间,可天气突变江水骤然大涨,可怜的老董,一个人在江面上度日如年,破旧的小船怎么能经得起风吹雨打,潮水肆意的折腾,即使再有经验的水手也很难应对大自然的突然袭击,最后在靠临近岸边的时候小船碰到了石头,搁浅在了江边……,得了便宜的大厨刘幸灾乐祸,责任一股脑的全推给了董老头,董老头得罪不起“皇亲国戚”受到了不公正的处罚。

没过多久,大厨刘再次打起了狗娘的主义,可这次狗娘没有幸运逃过一劫,老董发现时,看到的只是张带着血的狗皮,被死死的钉在了墙上……

老董头一天没有吃饭,一个劲的抽着烟,他要离开了,傍晚的时候我看到他像换了个人,理了个小短发,衣服洗得干干净净,背着他的行李箱,身上已经闻不到臭味了,他来和我告别,我发现他身后跟着四只可爱的小狗崽,都长得一般大小,我在想:“不是丢了两只吗?”老董说,他偷偷的又给捡回来了,一直藏着,用牛奶一点点的喂大了,我很欣喜,真是个善良的老头,向善待生命的人们致敬,他经过了那片茉莉花盛开的土地,已经凋落的花瓣散落在地面,微微飘着香汽,我目送着他和四只狗崽子消失在远方,请记住你们中有两只不是狗娘养的,是一个善良的老头给了你们第二生命,记住你的故乡吧,这片开满花茉莉花的地方。


文苑漫步